歡迎訪問蘇州長光華芯光電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官網網站!

應用領域

新聞資訊

掃一掃查看微信公眾號

關于我們

產品中心

Copyright ? 2018  蘇州長光華芯光電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蘇ICP備17060326號-1

長光華芯CTO王俊——用一生追逐那束光

瀏覽量
【摘要】:
王俊,科技部評審專家,國家級人才計劃專家,江蘇省創新創業領軍人才,江蘇省“雙創團隊”領軍人才,姑蘇創業創新領軍人才,蘇州市“重大創新團隊”領軍人才,高新區創新創業領軍人才,蘇州市科技魅力人物,現任蘇州長光華芯光電技術有限公司首席技術官兼常務副總經理,有近二十年的半導體激光器從業經驗。?王俊博士在長光華芯?舍小家,為大家,實現中國“激光芯”,助力中國激光事業騰飛。?用一生追逐那束光???很多人都看
王俊,科技部評審專家,國家級人才計劃專家,江蘇省創新創業領軍人才,江蘇省“雙創團隊”領軍人才,姑蘇創業創新領軍人才,蘇州市“重大創新團隊”領軍人才,高新區創新創業領軍人才,蘇州市科技魅力人物,現任蘇州長光華芯光電技術有限公司首席技術官兼常務副總經理,有近二十年的半導體激光器從業經驗。
 
王俊博士在長光華芯
 
舍小家,為大家,
實現中國“激光芯”,
助力中國激光事業騰飛。
 
用一生追逐那束光
 
   很多人都看過電影《星球大戰》,影片主角們用激光劍進行打斗的場景,至今為人們津津樂道。談到激光領域的技術產品,其中最核心的半導體激光芯片長期被國外芯片制造商壟斷。
 
   蟄伏短短幾年,蘇州長光華芯光電技術有限公司研發出了13W以上的高亮度單管芯片,700W的QCB巴條,并進行了規模化生產,并應用于工業生產及其他領域,突破了西方對中國的封鎖和禁運。在2018年5月,公司自主研發了應用于手機人臉識別系統的芯片。這款面發射激光芯片主要用于手機3D人臉識別系統,其電光轉化效率已達到40%多,比國內著名通訊公司的要求還要高5%,實現了中國的激光芯。作為公司首席技術官的王俊用自己的技術和堅持,為蘇州、為我國的激光領域發展做出了自己的貢獻。
出國留學找到“不會衰落的行業”
 
   1988年,從中國科學院碩士畢業后,王俊對理論性偏弱的金屬材料專業不再感興趣,他希望找到有理論競爭力,能夠不斷迭代,繼而賴以立身的研究方向。“光電子看起來很有前途。”當年,王俊選擇了自費留學加拿大,攻讀工程物理專業博士。
 
   那時候,光通訊快速發展,研發屢獲突破。在碩博交接的間隔年,王俊在加拿大國家研究院擔任將近一年的研究助理。在那里,他第一次接觸到半導體激光器,對其將物理學理論、光電材料、器件三者融匯一體心馳神往。“這種材料不僅能通過改變自身波長,產出不同的應用結果,其技術還在不斷朝前發展、積累,如同一個取之不絕的富礦。”王俊意識到,這就是自己苦心追尋的永不過時的領域。
 
   王俊自此一發不可收拾,從追隨McMaster大學兩位在通訊器件和光電材料領域赫赫有名的教授Dr.John Simmons和Dr.Dave Thompson精攻學術,到在美國三家頂尖公司研發高功率半導體激光器,從材料生長到特殊工藝開發,一干就是25年,“一生追逐那束光”。
 
  剛“入行”第一家公司,王俊便撿了個“燙手山芋”。他接替的是一名前美國空軍實驗室資深研究員的職務。對方離職時,留下了一臺未完成調試的分子束外延機器。王俊必須將所有數值調試到恰如其分,利用該設備為公司研究最為關鍵的芯片材料生長工序。
 
   對于初出茅廬的王俊,這幾乎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面對眼前的龐然大物,王俊記不清查閱了多少外文文獻,請教了多少遍前同事、公司顧問,用了接近三個月時間,他終于研制出了808nm波長、效率最高的半導體激光器芯片。時至如今,該成果仍屬國際先進水平。
 
   良好的開端是成功的一半。王俊開始摸索掌握了該技術,成為這一領域的科學工匠。2001年,在通訊事業高歌猛進的時候,他選擇“轉會”美國前三甲的“光譜物理”。2003年,美國通訊業泡沫破裂,王俊又在朋友的引薦下加入專注做器件研發的恩耐公司。變的是工作崗位,不變的是王俊對高功率半導體激光器芯片這一領域始終如一的興趣。“這也印證了我此前對激光技術不衰論的判斷。”王俊說。
 
   果不其然,隨著探究的深入,王俊發現,半導體激光器芯片具有很強的理論基礎,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不斷發展,用于醫療、軍事、娛樂等多個領域。回過頭看,從80年代的CD、DVD等數據存儲設備,到90年代的光纖通訊設備,到2000年左右的固態和光纖激光器,再到現在的無人機傳感、機器人傳感、紅光3D傳感,都離不開半導體激光器芯片。隨著技術積累和新材料的不斷涌現,新應用還將層出不窮。
 
王俊博士在實驗室
 
為了工作放棄外國國籍
 
“很多人說我是不是頭腦一時發熱才作出這樣的決定,其實當我感受到祖國的需要的那一刻,我就下定了決心。”
 
   借助同一個平臺做出多種多樣的應用,是光電領域的核心法門。王俊說,與電子領域幾十億的投入體量相比,激光芯片研發平臺建設通常只需幾個億,產出卻非常可觀,“從材料生長到芯片制造,大概每周都可以誕生一種新的結構,對應一類嶄新應用。每當新潮流出現時,我們也不是從頭開始,而是從50%甚至是70%開始。”
 
   因此,王俊一直有建平臺的想法。他的愿望是建設一個大的研發平臺,打造一支專注的團隊,在技術上不斷積累,并讓技術始終領先于應用,以從容應對各種新的潮流。
 
    在國外,王俊顯然不可能擁有這樣的平臺。
 
    而在國內,激光產業在迅猛發展。21世紀初,正值中國經濟步入高速發展的轉型升級階段,作為戰略性新興技術的激光產業如日中天,帶來了互聯網蓬勃發展,高速光通訊半導體激光器在光通訊、光傳感、國防建設領域都有著廣泛應用,也令部分傳統產業生機煥發、重拾升勢,市場需求不可估量。
 
    但長期以來,核心芯片技術被國外壟斷,并且有著嚴格的出口控制,導致該領域尚無一顆中國量產激光芯片。雖然國內投入高端芯片研發的機構比比皆是,但能夠實現量產的并不多見。
 
   國內外的差距刺激了王俊。他希望借助自己的技術力量,改變祖國激光領域“有器無芯”的歷史。
 
   時機不期而至,王俊博士的某位老同學,在一次碰面中向他詳細介紹了國內激光行業的情況,并建議王俊回國,讓他帶領國內團隊研發高功率激光器芯片。
 
   雖居外多年,但王俊夫婦對于祖國的情愫始終沒有被沖淡。很多年前,王俊就和妻子商量約定,將幾個孩子送回國內讀小學,希望他們能和祖國建立自然和文化上情感紐帶。如今,王俊的大女兒、二女兒雖已在美國上大學,但寒暑假都會回到國內;兒子入讀蘇州外國語學校,長期跟隨王俊在蘇州學習生活。
 
   不過,真要拋棄國外的高薪和事業回國發展,也是件不容易的事。當時,王俊已在美國成家,并育有三個孩子,有一份穩定而不菲的收入。出于照顧孩子們的考慮,妻子并不太情愿他長期回國發展。然而,老丈人非常支持王俊的選擇,這位參加過抗美援朝的軍人認同王俊的事業觀和愛國情懷,說服了女兒同意自己丈夫“回國做貢獻”。
 
   很快,王俊回到闊別已久的祖國。為了心無旁騖地投入工作服務祖國,王俊作出了一個很多人難以理解的決定——毅然放棄外國國籍,恢復中國國籍。“很多人說我是不是頭腦一時發熱才作出這樣的決定,其實當我感受到祖國的需要的那一刻,我就下定了決心。”他說。
 
 
改變“有器無芯”的局面
 
   提到激光技術,大部分人也許感到熟悉又陌生,可其實半導體激光技術及其材料早已融入我們的生活。如手機拍照功能的精準定焦、某些軟件的人臉識別功能等等都離不開半導體激光技術。
 
   但就是這樣一項和未來有著緊密聯系的技術,前些年我國的研發總是落后于人。王俊介紹,目前我國市場需求的半導體光電材料大量依賴進口,采購渠道受制于人,想要創業必須先創新,沒有核心技術的支撐,即使面對國內市場對高端半導體激光外延材料的迫切需求也是望洋興嘆。2017年,半導體激光器中國市場收入較2016年增長15.5%,達到21.9億美元。“中國作為一個制造型和消費電子使用的大國,很多應用的場景都需要使用激光器,而激光器要用到激光芯片。”王俊說,“有器無芯”的局面迫切需要國產芯片的崛起。
 
    回國后不到兩天,王俊就投入到工作中去,從設計、裝修廠房到購買、研制設備事事親力親為,連租來的房子也來不及抽空整理。整個項目期間,王俊積極參與指導半導體光電研究室建成一流的研發生產平臺,基于國際先進的芯片,在國內首次推出了高功率疊陣的光纖耦合模塊,技術達到國際一流水平。
 
   王俊在蘇州長光華芯光電技術有限公司,他的個人目標與公司目標高度一致,即是在芯片研發技術上達到國際水平,實現有競爭力的產業比,在一定程度上造福社會。
 
   王俊把加入長光華芯看成是自己的一次“創業”。“行業創新已經是到了迫在眉睫的時候,只有使出創業的勁,拿出創業的那種破釜沉舟的決絕,我才有可能做好。”這話既是王俊對自己說的,也是向公司立下的軍令狀。
 
   與其它電子領域數十億元的投資體量相比,激光芯片研發投入少,產出卻非常可觀,從材料生長到芯片制造,大概每周都可以誕生一種新的結構,對應一類嶄新應用。“正因為如此,激光芯片行業最大的特點就是更新換代迅速,所以技術進步是永無止境的,必須不斷加快研發速度。”
 
   為了達到這一目標,除了事無巨細處理技術討論溝通、部門平臺支持、研發團隊組建、內部技術指導等事務,大部分時間,擔任公司首席技術官的王俊都是在無信號的潔凈間度過的。
 
   2017年10月一個周末,公司總經理閔大勇找王俊談事,但從下午直到夜深,始終聯系不上他的手機。這讓閔大勇很擔心,他逐個聯系公司同事、司機,心急如焚的閔大勇甚至還一通長途打到王俊美國家里。已近凌晨2點,正當大家準備報警之時,王俊走出了無塵室,看著手機上幾十個未接電話,微信上無數的留言,才知道自己不知不覺已在無塵實驗室里度過了12個小時。
 
   王俊就是這么一個“拼命三郎”。在總經理閔大勇看來,王俊工作上錙銖必較,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見習工程師剛進公司的時候,王俊都會手把手教他們查看器件的狀態與問題,從晶圓流片到芯片成品,涉及的每一個參數值都力求精準無誤,不容任何閃失。“永遠不要等”,是工程部新進工程師周立對王俊印象最深的一句話。王俊總是強調他們一件事情全面推動,不能在某一點上過分停留,而要把至少10個問題都暴露出來再解決。
 
   耗時短短幾年,2018年5月,王俊帶領的團隊終于解決了外延生長技術、腔面鈍化技術以及器件制作工藝水平等方面的多個技術難題,誕生了轟動業內的發明——一款自主研發的應用于手機人臉識別系統的芯片。這款面發射激光芯片主要用于手機3D人臉識別系統,是目前唯一實現此功能的自主知識產權的芯片,其電光轉化效率已達到40%,比國內著名通訊公司的要求還要高出5%
 
   王俊透露,長光華芯光電下一步將與蘇州高新區政府合作打造半導體激光創新研究院,以企業為中心,“軟”“硬”兼施,平臺和人才并抓,吸引全球頂尖人才,集聚全球優秀項目,建設專業的半導體激光器成果孵化和產業化平臺,為更多有志于芯片開發與研究的機構提供材料、設備、資金等支持,真正改變我國激光領域“有器無芯”的歷史——心所往,光所至!
 

文章來源:孔德淇人民日報

 

新聞資訊